孝昌县文昂遥控玩具制造厂

东莞塑胶玩具厂:酸雨战争ACID RAIN WORLD 背景故事连载 第一章 1.1节 咖啡的味道

摘要: 酸雨战争ACIDRAINWORLD背景故事连载第一章1.1节咖啡的味道1.1节咖啡的味道拱形温室内种着一排排绿油油的灌木,点缀着一串串的红色果实。虽然戴缅恩(Damien)还没见过真的咖啡树,但既然货物上写着「GDGCoffee」 ...
酸雨战争ACID RAIN WORLD 背景故事连载 第一章 1.1节 咖啡的味道

1.1节 咖啡的味道

拱形温室内种着一排排绿油油的灌木,点缀着一串串的红色果实。

虽然戴缅恩(Damien)还没见过真的咖啡树,但既然货物上写着「GDG Coffee」,贴纸上画的应该就是咖啡农场。

事实上这个品牌贴纸已经褪色,一定是戴缅恩思乡情切,才会让他看到想像中久违的颜色吧。

这里的一切都是灰色的。

戴缅恩捡起贴纸试着粘回去,但贴纸已失去黏性,怎样也粘不上去。司机催促的声音传来,他只好随手把它塞进口袋。

「检查完毕,没问题!」

戴缅恩循例报告,从货车上跳下来,立即就被瀑布一样的大雨包围。雨水像子弹一样打在他的头盔和军服上,这个世界似乎铁了心想用雨水把他们压扁。

「放行!」

中士一声令下,货车车队通过检查哨站,前往亚格斯(Agurts)边境。戴缅恩返回原本的岗位,一切又回复平静。除了令人烦躁的雨声。

这场大雨已经持续了一个月。在戴缅恩的印象中,好像从训练营调派到扎马伊(Zamaii)的第一天就已经下雨,根本没间断过。不管什么时间天空都一样是灰黑色,分不出日夜。

但是往来的货车并不会因为大雨减少,侵犯边境的土鬼也一样。大雨只会让派驻在这里的部队叫苦连天。

戴缅恩靠着半倒塌的墙壁坐下,坐在另一名士兵旁边。这里以前也许是某人的睡房,或者是厨房,甚至也许是教堂。现在只剩下那了不起地挨过了轰炸的半壁砖头,其馀一切都早已消失,酸雨也腐蚀了一切可以提供线索的特征。

像戴缅恩这些在「灰色夏季(The Gray Summer)」后出生的人,难以想像以前的人将从天而降的水滴称为「甘霖」。如今,灰色云层落下的雨水会破坏环境,而且酸雨落在地面会形成雾霾。长期吸入会对循环系统和呼吸器官造成损伤。更别提那令人难以忍受的臭味。

隔着防毒面具,戴缅恩仍然嗅到一阵腥臭的味道。是不是比平常更强烈了?

「我好像嗅到怪怪的味道。」戴缅恩不安地调整面具。

他身边的士兵哼了一声:「难道训练营的教官没有教过你,读数低过2.2的话,轻便型的防毒面具只能当作临时应急使用吗?」

戴缅恩更不安了,他犹疑着要不要脱下来更换过滤器。

「那我们应该……应该提醒中士给我们分发长效型防毒面具?」

「你可以试试看。」

戴缅恩听不出老兵的意思,很认真地打开了小队的通讯频道。中士应该在哨站另一边的吉普车帐篷内避雨,其实站起来就能看到。但在这个环境中除非近在身边,否则只能使用无线通讯。

「队长,EHI(Environmental Hazard Index)读数是2.1,我想我们应该更换防毒面具……」

「噢,很好,菜鸟,你比我更懂关照大家对吧。」上司冷笑两声,「各位,我们这里有个有洁癖的自愿者,今天大家的面具就全部交给他清理。」

小队频道传来其他队员的讥笑,通讯结束。

「防毒面具永远都不够,过滤器也是,军队根本不会分发长效型防毒面具给底层的士兵。死心吧。」身边的老士兵平淡地说。

戴缅恩这才明白他根本自讨苦吃,沮丧地垂下肩膀。他奇怪老兵为何早知如此还让他去碰钉子。

「别担心,菜鸟,你的面具还可以勉强撑到换班。」身边的老兵拍拍他的肩,「面具很烂,但有个方法可以让过滤器耐用一点。等会儿清理时我教你。」

戴缅恩由衷感激,原来老兵是想要趁机教他这件事。

戴着面具和军服,他们每个人看起来都一模一样。划一的装备消抹了所有个人特征,看不出眼前的士兵已经是个头发胡子都已变白的老头子。

但是鲍勃(Bob)的确是位经验丰富的老兵,而且从不吝啬传授各种训练营里学不到的实用技能。戴缅恩不明白为什么其他队员甚至中士都不喜欢他、疏远他。戴缅恩倒是很喜欢找这位老兵聊天。

附近突然爆出叫喊声,还有近处的枪声。戴缅恩立即紧张地抓紧步枪贴着墙壁转身,但在大雨中只看到同伴突然跳起来的模糊身形。

「干,那只是只该死的野狗。谁先开火的?」

「谁叫它突然窜出来。」

士兵们在小队频道中嘻笑着说,好像这没什么大不了。中士也没有说什么。

「小子,别学他们。如果这里是战场,他们会暴露自己位置然后变成蜂窝。」

老兵低声告诉戴缅恩,戴缅恩默默地点头,再次坐下。

「可能是因为担心遇上土鬼,大家都很紧张吧。」

戴缅恩这一队除了队长阿汉中士(Sergeant Han)和身边的鲍勃,其余都是新兵。当中还有一些是来自首都的「少爷兵」,只想平安完成五年义务兵役赶快回家。谁也不想遇上凶残的土鬼死在这个鸟不生蛋的边境。

上个月遇上土鬼的巡逻队几乎无人生还。当他们被轻机枪扫射时,才发现土鬼早已埋伏在身边那些不起眼的破墙和乱石堆之间。

难怪同伴只要一看到风吹草动,就会神经质地开枪扫射。毕竟上级已经下达了格杀勿论的指令。

提到这事,鲍勃冷笑一声。

「你知道半年前扎马伊这里,因为驱逐土鬼而阵亡的士兵每月平均有几人?这个月又有几人?」

戴缅恩当然不知道,他只是个新兵。他并不明白鲍勃这句话的真正意思。

「他们真的很疯狂,对吧?我们明明在这里部署了这么重的兵力,他们还敢来抢掠。难怪政府说他们就像野兽一样,我以前在南部还以为电视上说的是唬人的。」

鲍勃叹了口气。

「你不应该轻易相信没有亲眼看过的东西。」

「你曾经见过土鬼吗?」戴缅恩好奇地问。

「像我这样的老兵什么奇怪的东西都见过了。」

每当鲍勃这样说,戴缅恩总是忍不住想听他说更多。戴缅恩来自南部的乡下,在服役之前他连一百公里外的邻近市镇都没去过。

「你有喝过咖啡吗?」

据说在大战之前咖啡曾经是很普及的饮料。但是戴缅恩随即想起鲍勃虽然老年,但应该没老到在战前出生。

「有,在很久很久以前。」

老兵的回答出乎戴缅恩所料,他更加好奇。

「那是什么味道?真的很好喝吗?」

老兵像是陷入了回忆,半晌才回答。

「那是苦的,浓稠的苦味。」

「苦的?有钱人的口味真奇怪。」

咖啡是只有有钱人才能喝得起的玩意儿。在这个全球都被酸雨侵袭的年代,亚格斯是少数还有可耕作农地的国家。温室农场都会优先种植可以快速生产的基因作物,就像戴缅恩一家工作的国家农场一样。

像咖啡这种奢侈品,除了少数首都的有钱人可以消费得起,都是出口为国家赚取收入。这也是戴缅恩如今驻守在这里的原因。

「我们就为了那种苦涩的饮料在这里跟土鬼战斗。」而我甚至不知道咖啡是什么味道,戴缅恩心想。

「如果没有人在这里守护运输路线,这些重要的农作物就会转眼间被人抢光。」

「但是我回去农场就可以为国家生产更多农作物,我觉得比起在这里假装检查货车要有用得多。」

所有货车在前往边境的路上,都会通过十数个像他们这样的哨站检查。其他的货车就算了,谁都知道不能招惹咖啡豆货车。因为咖啡豆公司的势力太大,他们只能做个样子,不能真的动手检查,循例上车看一眼就要放行。这是阿汉中士说的。

当这样毫无意义的工作重覆上百次,戴缅恩难免怀疑自己在这里有什么用处。

「每个任务都有目的。」老兵顿了顿,续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

「是,对不起。我不应该质疑上级的命令。」

戴缅恩总算想起自己不应该说这种话。鲍勃太亲切,戴缅恩一时忘形抱怨了两句。但是鲍勃似乎很不满意他这个反应。

「你真的这样想?」

「我们是士兵……」

「要是上级命令你去死呢?」

戴缅恩惊讶地望着身边的老兵。为什么他会若无其事地问出这样的问题?应该说……在军队中,这是可以问的吗?

「你的意思是命令我们拼死战斗对付敌人吗?我想……这应该是每个亚格斯人的义务──」

「别告诉我,把答案留给你自己。」

鲍勃决断的语气让戴缅恩有点不安。难怪其他人都觉得他很奇怪,怕接近他会惹上麻烦。很少职业军人到了这把年纪还会在前线当士兵,他甚至连下士都不是,大家都说这一定有什么问题。

不过戴缅恩自己也跟其他队员格格不入。他们觉得戴缅恩是个乡下人,太笨拙不懂变通。戴缅恩也不想巴结那些少爷兵,他觉得大家在军队中都是一样的菜鸟,为什么还要装出一副了不起的样子。

两个不合群的士兵。戴缅恩自嘲地想,大概他也会跟鲍勃一样,不可能有顺利的升迁吧。但他完成义务兵役后就会回家,他一点也不想当职业军人。

「这场雨到底还要下多久啊……」

戴缅恩抹去面罩镜片上的雨水滴,他怀念家乡比较温和的天气。

「还会再下几天。我的膝盖告诉我。」

鲍勃伸展了一下腿。戴缅恩不只一次听他说过膝盖的风湿痛,其实他应该放下枪枝去拿拐杖比较适合。戴缅恩心想,也许等他们更熟悉的时候,可以劝劝对方早点退役回家。

「全队注意,三十分钟后移动。」中士在小队频道下令。

「收到。」

这样他们就终于挨过一天了。平安无事地。

「是香的。」

鲍勃突然喃喃自语地说。

「怎么会,我仍然嗅到腥臭味。」

「我是说咖啡。」

「你刚刚不是说它是苦的吗?」

「它是苦的,但也是甘香的。那是无法形容的香味。 」

鲍勃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防水小袋,再用手挡着雨水,从小袋子里拿出一颗褐色的椭圆小豆。小豆上有一条深刻的裂纹,连没见过实物的戴缅恩都能一眼认出来。

「这是真的吗?你从哪里得来的?」

戴缅恩瞪大了眼睛,光那一小袋咖啡豆可能就是他一个月的收入。但鲍勃不像是会盗取货车货物的人,他从没接近过运货车。

「这是个提醒,提醒我我过去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

鲍勃的声音透露出沉重的疲累感。他把咖啡豆小袋重新收起来。

戴缅恩很惊讶鲍勃居然会随身带着这么贵重的东西,而他居然把这件事告诉自己。戴缅恩想这表示鲍勃相信他,把他当成朋友,感到很高兴。

「是为了……什么?」

「喝一口由自己亲手种的咖啡豆冲泡的咖啡。」

老兵撑着枪枝站起来,他们该回去集合了。

戴缅恩跟在老兵背后,满脑子都在想像咖啡到底是怎样的味道。

原作 : 刘斯杰

小说作者 : 佩格雷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