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昌县文昂遥控玩具制造厂

金箍棒玩具:“玩具之城”澄海化质量之危 为突围之机

摘要: “玩具之城”澄海化质量之危为突围之机一个月前,汕头澄海这座位于粤东的“玩具之城”,刚刚经受过一次严峻的“质量危机”。当地部分小作坊采用医疗废料制造玩具的过程被央视“3·15”曝光,让国内不少消费者都对澄海玩具心存疑虑。在成本不断高涨、国际市 ...
“玩具之城”澄海化质量之危 为突围之机

  一个月前,汕头澄海这座位于粤东的“玩具之城”,刚刚经受过一次严峻的“质量危机”。当地部分小作坊采用医疗废料制造玩具的过程被央视“3·15”曝光,让国内不少消费者都对澄海玩具心存疑虑。在成本不断高涨、国际市场复苏缓慢的大背景下,澄海玩具产业能否突围?南方日报记者深入当地多家玩具企业,探寻上述问题的答案。

  困境

  成本高涨出口低迷考验行业发展

  “曝光的小作坊不能代表所有的澄海玩具,通过这次玩博会,我们想让全世界和全中国的采购商看到,澄海玩具究竟是什么样子!”在玩博会开幕式上,澄海玩具行业协会会长郭卓才对记者自信满满地说。

  郭卓才的自信,不是没有来由的。早在2003年,澄海就被中国轻工业联合会授予全国唯一的“中国玩具礼品城”称号。如今,澄海集聚了众多业界光环:“广东动漫(玩具)创意产业集群”、“广东省玩具礼品外贸转型升级示范基地”……2011年,澄海玩具产值达239亿元,占全区工业产值比例超过三分之一,从业人数高达12万人。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全国5家玩具企业上市公司中,澄海区就占了4家之多。

  相对厚实的产业基础,使得澄海玩具在这次危机中并未伤筋动骨。“像我们这样产品符合标准,在市场上有口碑的大公司,基本不会受到大影响,”广东小白龙动漫玩具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王锐亮说,“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曝光淘汰了一些违规生产的小厂家。”

  相对于个别小作坊违法生产给行业带来的伤害,不少正规玩具生产企业更加关注澄海玩具发展目前面临的一些深层次矛盾。

  骅威、奥飞、美业等多家澄海玩具企业负责人都对记者表示,近两三年来,企业的用工成本年均增幅都在10%到20%之间。国际油价的上涨也推高了澄海玩具企业的成本。据介绍,从去年年底至今的几个月时间里,制作玩具的重要材料ABS塑料的价格已从每吨14500元涨到16000元,涨幅约达一成。

  “去年全省玩具行业的综合成本上升了20%—30%,但是售价并没有相应提高,企业的利润实际上变薄了。”出席玩博会的广东省玩具协会副会长李卓明如是说。

  除成本上涨之外,欧债危机导致的欧美传统出口市场持续低迷,也让七成产品都外销的澄海玩具行业感到前途未卜。“出口退税减少和人民币升值也是大问题,有些厂家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回头一算,扣掉汇率等于白干。”澄海区经信局官员对记者说。

  转战

  开拓内销遇上销售渠道质量认证难题

  近年来,面对欧美传统市场持续低迷的形势,澄海玩具企业开始积极开拓新兴市场,2010年年底,澄海在阿联酋迪拜设立了玩具展示中心,目前在中东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70%。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澄海玩具企业把眼光投向了身后广阔的国内市场。然而,从外贸转内销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

  广东美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陈国梁告诉记者,出口的产品只要符合质量标准,一般很少会节外生枝,而玩具内销则要面临销售渠道、售后服务等问题。“同样的产品,内销比外销的成本要多6%左右。”

  进入国内市场还意味着需要重新适应一套完全不同的监管认证体系。从2007年开始,我国政府正式对玩具产品实施强制性产品认证(简称“3C认证”)。所有进入国内市场销售的玩具,都必须事先获得3C认证。目前,澄海玩具行业3C认证证书达2371张,已占全国总数三分之一。但是,不少企业依然感觉国内的认证有些“麻烦”。

  “国外的质量检测是针对工厂的,只要企业的生产流程符合标准,就认为企业生产出来的产品符合要求,而且有效期比较长。但国内3C认证是针对单项产品进行的,除了最初的申请要收费外,每年还要复查,复查也要收费。”一名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说,这让一些小企业觉得成本太高而且程序繁琐。

  此外,国内玩具质量标准和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不完善,也增加了澄海正规玩具企业进入国内市场的不确定性。“目前国家玩具的生产标准中,对于回收塑料哪些能用哪些不能用,没有明确的规定,有一些小作坊钻了漏洞,反而拖累了正规企业。”澄海区质监局副局长杜楚得说。

  “在国内市场,知识产权的保护十分关键,一些小企业好不容易开发出动漫产品,结果被人盗版,一下子就垮掉了。这样的案例国内比比皆是。”奥飞动漫总经理陈时五说。

  突围

  化危为机做品牌创行业标准

  成本持续上升,市场开拓艰难,澄海玩具企业如何才能自救?

  作为国内首家动漫上市企业、去年入选“中国文化企业三十强”的陈时五的回答是:“创新!”

  陈时五介绍说,近年来,奥飞动漫坚持采用投资拍摄动漫、并根据动漫形象推销玩具的理念进行市场营销。据了解,目前该公司的动漫衍生玩具及婴童产品收入已经占到公司总收入的八成,且每年都有约20%的增长。去年,奥飞还参股了一家物流企业,如今,奥飞动漫的产业链已从单纯的玩具制造向上延伸到动漫设计,向下延伸到采购和物流。

  奥飞动漫绝非澄海玩具厂商转型中的孤例。广东星辉车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烽介绍说,为拓宽内销渠道,星辉公司把生产的车模搬进了加油站,吸引车主购买。为应对人力的成本上涨,星辉公司花重金引进了自动喷漆机械手,“原来是两个人看一台机器,现在是一个人看六台机器,人力成本大大减少。”

  在生产各种玩偶的骅威和美业,洋娃娃不仅具备迷人可爱的外表,还会眨眼讲故事、唱儿歌,有的甚至会生病发烧,哭鼻子闹别扭。“这种高科技产品附加值高,更受现代家庭欢迎,利润也有保障。”企业负责人得意地说。

  由“3·15晚会”引发的质量危机,也成为了澄海玩具继续推动转型升级的又一次契机。记者在澄海采访时了解到,针对目前国家标准对“二料”使用尚无明确规范的现状,澄海玩具协会和区质监局正计划邀请国内权威专家,在国内率先制订“玩具原材料企业联盟标准”。“这个标准一定会参照欧美的相应要求,争取年内可以出台。”澄海区质监局副局长杜楚得说,澄海希望这个标准今后能够成为全国的行业标准乃至国家标准。

  从做产品到做品牌再到做标准,澄海玩具业逆势突围的轨迹逐渐清晰。与此同时,来自政府的资源也正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企业的血脉中。据澄海区政府办公室副主任肖斯伟介绍,从去年开始,汕头市和澄海区每年安排专款160万元,为玩具企业免费提供产品质量检测,减少企业压力。此外,区财政每年还通过安排1800万元科技三项经费、500万元支持企业开拓市场专项资金、600万元扶持动漫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等财政扶持手段,促进澄海玩具产业的转型升级。

  “我们目前正在和国家认监委协调,希望能简化对玩具产业的3C认证程序,缩短认证时间,降低认证成本。”肖斯伟说。

  南方日报记者 范琛 袁丁 汕头报道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